心中的净地

来源:丽江日报 日期:2017-08-09 11:23:00 【字体: 视力保护色:

  丽江的天空,与诸如昆明、成都等大都市有着迥异的区别,许是地理、气候不同所致。丽江的天空,风烟俱静时,于时间的高处,呈现一种诗意的蓝,蓝得空旷,蓝得碧绿,蓝得通透,蓝得无瑕,蓝得悠远,蓝得如水晶,蓝得似珠玉,蓝得如舌尖上的味蕾都垂涎欲滴的草莓,似乎咬一口,便会汁水四溢,满嘴沾满蓝的气息与香甜。丽江的房屋尽管有所参差,瓦屋栉比,琳琅错落,但都不高不峻。高的是玉龙雪山,峻的还是玉龙雪山。房屋的低调,给仰望天空腾出了空间,挪出了可以放胆、舒心张望和欣赏天空的敞所,随便站在纳西庭院一角,或是玉河两岸的走廊上,或是四方街上的青石板路小径上,抬头,约莫15度的样子,天空便坦呈于眼,其裸露之美,是一种抽象而具体、遥远而贴近的美。丽江的天空是一个具有无限容量的容器,是一只平行安放的明镜,映照着古城的昨天、今天,映照着古城的河流、石桥、牌坊、老树、古藤、古井、客栈、楼阁、酒肆、歌场、画廊,咖啡屋、小吃店、长了青苔的瓦檐,古城有多琳琅,天空就有多姿彩,古城有多宁静,天空就有多典雅。丽江的天空,这面古城的镜子,于时光的荏苒中,干净,简淡,疏简,朴素,质地醇厚,圣洁而轻盈,透射着温情的光芒,明亮而柔和,让人痴迷,让人沉醉。

  丽江是纯净无瑕的,仿若人间的一方圣境。丽江海拔高,却不会带给人高处不胜寒的不堪,它给予人的是温暖。风清气洁,负氧离子含量极高,堪称天然氧吧,裨益心肺。丽江的风,不疾不徐,无脊无骨,呼呼如歌。细听,似有纳西歌子的轻吟。用手轻挡,似杨柳风,没有冷的凉度,只有温情的气息,其间裹挟着的浓浓淡淡的花香,让时光和无处不在的宁静都醉了。丽江的太阳,高高地悬挂于蓝空,像一只佳节里的红灯笼,温吞吞的,不言不语,却拂给人温暖的触抚。从初升到下落西山,太阳的每一天,带给古城的是红冉冉的祝福和愿景。丽江的雨,少有狂轰滥炸的暴力,丽江的雨轻巧如絮,软绵如丝,湿了屋檐,绿了烟柳,碧了翠竹,朦胧了杏花疏影,洗涤了幽幽青石板,浣亮了小桥人家,艳丽了黑龙潭公园的桃红梅白,诗意了拉市海上停泊的浅浅小舟,绵延了束河古镇叮当悠远的马铃声,温湿了云杉坪的冷杉和草甸。

  人间仙境地,丽江夜色景。暮色垂临,丽江的夜,迷离而斑斓,火树银花不夜天,犹如万朵星斗落凡尘,良辰美景,夜色阑珊,美轮美奂,光彩照人。丽江夜色,光亮天宇,璀璨夺目,非昙花一现,夜夜如此,独一无二,堪比天宫仙琼。登高俯眺,享受丽江夜色带来的感动,观夜色之汤汤,念天地之悠悠,总觉饶有兴致,精神的火焰绵绵不息。

  丽江的人是质朴的,厚道的。倘若你迷路了,随便敲开一纳西人家,他们不会愠怒,不温不火,一脸的微笑,真诚亲和,轻言细语,告诉你该去的方向,有时,他们会放心不下,干脆就带你前往,助人难处,帮人到家。他们的心肠,软软的,余心所善,不含杂质,如雪山纯净,似古道婉转,礼、义、仁、孝、智、信,似一粒粒种子从小就撒播在他们的心田,沐浴着天雨流芳,熏染着纳西古乐的深远朴厚,氤氲出纳西人特有的气质秉性:宽怀、大度、知礼、有仪、诚信、笃定,记人好处,待人以亲,助人以诚,扶人危处,胸怀初心,创造了乐善好施、解危济困、守望相助、古道热肠的传统人文,熔铸成了纳西族独有的智慧和心境。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丽江古城,远离了都市的现代气数的喧嚣,屏蔽了物质魅影的叫板笼罩。丽江是一座独一无二的净地,没有红尘气息的俗世弥漫,有的只是圣洁与出尘的姿容和仪态,它的境地栖息着诗和远方。法国哲学家布莱兹·斯卡尔帕如是说,“人应该诗意地生活在这片土地上,这是人类的一种追求,一种理想。”如果你烦恼缠身了,慨叹“何时一茅屋,送老白云边”,渴求一份恬淡自然、返璞归真的生活,来丽江,它给你沐浴,给你濯洗风尘,还你平静舒坦,让你得其“随”之真味,随和,随意,随缘;如果你浮躁无以复加了,来丽江,它给你熬制一份心灵的鸡汤,清心养目,明心见性,生活的凄美和你频频举杯,岁月不会辜负举起它的坦荡心怀;如果你的爱走失了,来丽江,它是给你“择一城终老,遇一人白首”夙愿成真的盛情地带……丽江没有因为众多游人的到来而失去自我,失去高洁,匍匐于俗尘,而是永葆一份清洁、宁静、淡泊、醇淡的地域特色和风情本貌。丽江的名副其实,在于它一直是一处完完整整的人间净地,让人于悠慢中悠悠品享光阴里所有的美好与淡然,真是极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