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凝固之城

来源:丽江日报 日期:2017-07-14 11:06:00 【字体: 视力保护色:

  我没有游山逛水之福,走过的地方寥寥可数。但相较于楚雄的彝人古镇、大理的洋人街、昆明的金马碧鸡坊,觉得丽江更是一座时光凝固的古城。去过丽江也仅是三四次,但我感觉还是对她一见如故、一见钟情。

  丽江古城又名大研古镇,是茶马古道上著名的城镇,至今已有800年的历史,在遥远的南宋时期就已初具规模。宋时为大理善巨郡地,开始建城,忽必烈南征大理,革囊渡金沙江于此屯兵,当时已有千余户居民落籍于此结庐为家,日中为市,物阜民丰,初现繁华,至元十三年改为丽江路,“丽江”之名始于此。历史更迭到明末,规模渐大,本地土司木氏建了大批宫室,其建筑巍峨庄严,古朴厚重,手法高妙,尤其以木府为代表,“宫室之丽,拟于王者”,技艺精湛,美轮美奂。纵览丽江古城,它是中国罕见的保有相对完好的少数民族古城,集中了纳西文化的精髓和古建筑文化内涵,虽然历经风雨洗涤,遭受岁月侵蚀,至今,仍保留了宋、元以来积淀形成的历史风貌。

  丽江古城总体面积不大,但却让人足够玩味。走进古城,只见“三坊一照壁”“四合五天井”走马转角楼”的古建筑鳞次栉比,墙角镶砖,青瓦铺顶,结构布局和绘画装饰兼具,外拙内秀,典雅精巧,却不艳于雕琢,尽显朴素随意,古色古香中古意盎然,古朴成了丽江古建筑一致的成色标签,因为时间久远,它的一栋一梁、一窗一轩、一亭一榭、一角一落都能见证时间的古老,它的陈朴、古旧足能见证时间的幽深,让人回望与感受都能体悟到真实的存在,而非穿越的虚空和幻化。沿着光滑可鉴的五花石板路漫步,仿若游走在历史的场景中,以素朴、淳真、淡泊的风貌彰显着古城历史的厚重和底蕴的深厚。

  落花成径,干净、朴素、自然,花香悠悠,路旁小桥流水,烟柳夹堤,柳色依依,樱花绽放,墙头花笑而不语,幽深不见底的古巷旁的客栈、民居泛着百年沧桑岁月的幽光,映着迎风挂满的红色灯笼。玉泉河水碧绿清涟,汩汩潺潺,相偕飘飘水草,富含柔情蜜意,好似玉龙雪山远嫁古城的女儿。水随城绕,水随城至,城依水存,水映城影,临水而街,水赋予古城以灵动,是古城的魂。游人们选择路边、桥旁、街角的一个石凳、木墩、木桌坐一坐,吹吹风,歇歇脚,或是选择一家典雅的酒吧、茶楼,相伴一杯咖啡,一杯绿茶,一卷闲书,耳畔丝竹绵绵,乐音悠悠。古典又时尚,静雅而淡泊的消遣,给人的感觉是,时间在这里凝固了,静止了,心情的浮躁得到了止息,精神的虚空得到了填补,思想的裂隙得到了浸润。

  生活在古城的原著居民纳西族,是一个倡导文化、尊风雅儒、善于学习、崇尚吸纳、宽容大度、大同和谐、披星戴月、勤劳善良、淳朴热情的边地民族,“天雨流芳”氤氲、积淀和融注了这个民族知书识礼、宽厚笃诚、上善若水的秉性,他们创建了灿烂的东巴文化,并加以传承弘扬,东巴古籍文献成为世界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古城平静悠慢的生活,慢的时光,慢的节奏,既有昔日的影像,又具现代场景气息的元素,但慢是古城生活的永葆的核心:慢慢地一日三餐,慢慢地日升月落,慢慢地仰望星空,慢慢地云卷云舒,慢慢地琴棋书画,慢慢地诗酒歌赋,慢慢地谈情说爱,慢慢地会友、化賩、看书、发呆、听音、弹琴、吹箫、放灯、登山、赏雪、耍鹰,慢慢地斯老终身,慢慢地魂兮归去,温馨、自然、随意。丽江古城适宜那些厌倦了都市生活的循规蹈矩和迅捷快闪、厌倦了大都市人声喧阗和车水马龙的人,藉此修身、养性,忘身于外,醉心于内,遇见最美的自己。

  丽江,时间凝固的古城,是一座可以慢慢欣赏、慢慢融入的地方,于此,年轻的青春鲜嫩如初,暮年的夕阳最是丰美,暮年的心境不知老之将至……一切美好的感应,源于丽江古城,这里的时光是凝固的、静止的。凝固与静止之美,是古朴的根之所系,魂之所显。它的每一条街,每一曲径,每一座桥,甚至每一座建筑的一砖一瓦、一梁一木,都是时间凝固的艺术品,都是时间静止的寂美,保持着和谐统一,浑朴天成,彰显着时间深处文明的影像和文化的深度。

  丽江古城,阅尽近千年的沧桑,更显魅力无穷。置身古城,抱朴守拙,宁静淡泊,清虚自然油然而生。或许,这是丽江古城在时间凝固静止中存续和清显的魅力所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