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西鹰猎

来源:丽江日报 日期:2018-05-17 10:48:00 【字体: 视力保护色:

  立冬时节,万木萧杀,原头草枯,但丽江的天空依然碧蓝如洗,大地多彩,我在束河小住。

  我与丽江龙巢旅游公司的和总(和丽萍)是几十年的朋友了,每次到丽江她都会安排我去一些出乎意料的地方。这次她又问我想去看看什么?我说上次在玉龙县的村子里闲逛时看到有农户养鹰的,我想去了解了解。她哈哈一笑,说正好我们公司就正在做鹰猎文化旅游,你如果有兴趣明天去见见两位丽江鹰猎文化的代表性人物,李实先生、和四堂先生,他们都在我们公司。啊,有那么巧!我当然对鹰猎文化有特别的兴趣。

  鹰猎即人类驯鹰捕猎。在我国、东汉已出现大量记载。民间的技艺已成上流社会的时尚。隋唐以降、至宋似乎达到了顶峰。连大诗人苏东坡40岁时也锦帽貂裘,驱狗架鹰,聊发少年狂,参加鹰猎。清末、康熙圣祖爷的骑射鹰猎已成为京城八旗子弟手中的蝈蝈,笼中金丝鸟。再到时下,传统荡然,鹰猎文化会在云南丽江这块地上有存留吗?

  第二天早晨,我在束河北门见到了李、和两位先生。架鹰的汉子是和四堂先生,30多岁,约1.74米,是鹰猎文化的传承人。李实先生今年62岁,约1.7米的身高,2007年受组织者邀请代表中国(李实带队仅3人)在伦敦参加了首届国际鹰猎节大会,现在是丽江鹰猎文化保护传承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

  在白沙老家谈话从和四堂手上架着的那只鹰开始。这鹰个不大,身长约50厘米,白羽为底、灰黑羽毛复其上。嘴如利钩,爪似十字枯荆,鹰眼如炬,露出天生的煞气。和先生告诉我们这种鹰学名叫“苍鹰”,而丽江人一般叫它为“黄鹰”。“苍鹰”雌体比雄体大。我们见到的是只是雄体,约6个月大。我问和先生为什么用这种鹰,而不是体型更大的?如在国家地理频道上看到的金雕,那可是能把岩羊都叼起来。他说除跟各地鹰的物种和猎物有关外,纳西人用于鹰猎的鹰和中华历史有很深的渊源。隋代魏澹《鹰赋》描写的就是苍鹰,李白、杜甫诗中多次提到的也是苍鹰。而现今传世的宋代画作李迪的《枫鹰雉鸡图》、李安忠的《鹰逐雉图》皆画的是苍鹰。为此和四堂还专门著有文章《刍议宋代鹰史》。其文收集史料之丰富昔不多见。和告诉我们苍鹰是森林中肉食性猛禽。视觉敏锐,性甚机警,叫声尖锐洪亮。在空中翱翔时两翅水平伸直,或稍稍向上抬起,飞行快而灵活,能利用短圆的翅膀和长的尾羽来调节速度和改变方向、一旦发现野兔、雉类等中小型猎物,则迅速俯冲,呈直线追击,用利爪抓捕猎获物。它的体重虽然比中型猛禽要轻五分之一左右,但速度要快3倍以上,所以捕食的特点是猛、准、狠、快,具有较大的杀伤力,凡是力所能及的动物,都要猛扑上去,用一只脚上的利爪刺穿其胸膛,再用另一只脚上的利爪将其腹部剖开。

  谈话间隙李实与和四堂开始喂鹰。李先生告诉我们这鹰每天要喂3两左右上好牛肉,基本不需喂水。喂食其实也是“熬鹰”的步骤了。“熬鹰”主要是训练鹰与人的相处,听从人的指挥并和猎犬互动,这时间大约需要8天至15天。我们常看到手上架鹰的人,以为是一种玩赏,其实这就是“熬鹰”的过程,在这期间,白天需要把鹰不停的架在手上,让鹰习惯与人相处,并习惯在主人手上起飞降落,猎捕。

  午饭后,我随李、和两位到野外继续聊。

  这是一块风水宝地,山林、草地、溪流、田野和村庄,距大研古城大约8公里,阿萍他们公司准备把它开发为丽江的鹰猎专用猎场。一到野外,架在李实老师手上的雄鹰张目四望、振翅欲飞。李老师告诉我这鹰还需熬个10天左右才可放飞。

  我问李老师丽江怎么还会存在这鹰猎活动?特别是解放后的反右、大跃进、文化大革命没有把它灭了吗?“没有灭掉,人们一直在搞。”李老师告诉我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古城四方街东走的大石桥每到秋季乡下的捕鹰人、城里玩鹰猎的就会集在此,买鹰卖鹰交流心得。有牵狗架鹰的纳西老人、年轻人,甚至还有架鹰的纳西妇女。生产队曾请驯鹰师傅用鹰驱鸟保护稻田,并给以高工分。

  说到纳西族鹰猎活动的历史最迟可以追溯到宋代。明代徐霞客曾在《丽江记略》中记述宋理宗年间忽必烈革囊跨金沙到丽江后留下了“管鹰犬”部落。丽江地处云贵高原和青藏高原结合部,是南北候鸟迁徙的通途,再加上纳西民族对外来文化的包容,使得鹰猎文化得以持续保持下来。古代王公贵族所玩的鹰猎在丽江已飞入寻常百姓家。李实告诉我,纳西族文化中的古乐、赏花、养鸟、书法、绘画是为“静”,飞鹰走狗是为“动”,这一静一动正好符合阴阳平衡。

  李实先生说他父亲、爷爷都参加鹰猎活动,特别是他的外公桑岳生(桑叔季,1878—1958)更是历代纳西族鹰猎人物的传奇。桑家是丽江的名门望族,桑公一生传奇颇多。25岁左右曾独自一人架鹰牵狗考察了澜沧江—湄公河一带。历时11年,在50岁左右,桑公绘制完成了5本图谱,分别是《各种鹰谱》《百鹰图》《各种奇特之鹰形象》《各种奇异百鹰图》和《百鹰各种形象》。在图谱中,他详细描绘了鹰在不同环境中的表现,共绘各种鹰280只,描述鹰之不同形态174种,并加附29条文字说明。桑公所留种种已成珍贵史料。美国人类学家、植物学家、纳西文化研究家约瑟夫·洛克(1884—1962)赞誉桑公是“代表纳西人钓鱼、养花、养鸟和放鹰的最烂漫的大地之子。”

  在田野的溪水旁,俺正神游追思着桑公当年的飞鹰走狗,李实笑笑对我说,也许过几年你就可在这亲身体验纳西族的鹰猎活动了。

  山岗上的光影色调已由白变暖,我们回到城里来到李实先生家。院墙上金色的炮竹花开的正烈,李实将鹰放在炮竹花下的一个旧汽车轮胎上,苍鹰单脚伫立,彻底放松下来。对它拍照,它的眼神是一股好奇,很通人性。

  我好奇李实的鹰猎人生,先生告诉我他从十来岁就开始玩鹰了,至今40多年,驯鹰20多只。我还得知先生对鹰猎文化的研究精深、广博。其现今已发表的文章就有《鹰猎——来自公元1253年的记忆》《纳西族鹰猎活动中常用名词术语解释》《鹰猎文化在丽江的分布地域与活动阶层》《鹰的品种及性格特征》《鹰的鉴赏》《猎鹰的几种捕捉技巧》《怎样判定鹰的膘水》《放鹰犬的选择与调教》等。

  2007年7月世界首届国际鹰猎节大会在伦敦召开,主办者对东方古老文明国度中一度高度发达的鹰猎文化是否还存在开始了探寻。探寻从东北、西北来到了云南丽江。尼克·弗克思(英国伦敦野生动物保护协会主席、英国鹰猎协会副主席)了解到一个叫李实的纳西人是祖传的鹰猎爱好者。一天、在大研古城,弗克思在巷道里转悠,忽看到一中年架鹰者,忙上前向其打听李实,没想到这架鹰者正是李实。两人的见面使弗克思详细了解了仍然保存完整的纳西鹰猎文化。桑岳生先生所著《百鹰图》等珍贵史料更让他喜出望外。回去后尼克.弗克思以组织者的身份给李实发来了正式邀请函。函中称:“敬爱的李实先生,我们诚挚地邀请您参加2007年7月14日至15日,在英国贝克舍尔里丁英戈菲尔德庄园举行的鹰猎节……我们希望你能够参与并鼓励和支持你们国家的一个代表团前来参加。”为什么老外很看重中国鹰猎爱好者的参加呢?世界动物保护协会亚太负责人艾伦·盖茨认为,“中国被公认为是世界鹰猎的发祥地,早在几千年前就开始了鹰猎活动。基于以上原因,当代中国仍在持续进行鹰猎活动对于全世界鹰猎者也是非常重要的。”2014年12月李实等5人又将代表丽江并和其他省市的爱好者组成中国代表团,到阿联酋参加第五届国际鹰猎节大会。

  李实告诉我,现在鹰猎中用的鹰是从野外捕来的,但终究要让它回归自然,繁衍生息。所以纳西人秋季捕鹰、驯鹰,秋冬两季进行鹰猎,而到了立春就将鹰放归自然,尽量不破坏大自然的平衡。从长远来看应发展猎鹰的人工繁殖。如今国际国内已将鹰猎活动作为“非遗”,丽江也成立了相应的协会,未来纳西族的鹰猎文化会更加发扬光大。

  告别时,李实先生将《丽江鹰猎文化》创刊号题词赠与我。这是一本珍贵的刊物,它汇集了丽江鹰猎文化的丰硕成果。

  金色的炮竹花下,夕阳照在苍鹰的身上好似5000年前古埃及圣殿里的神鹰再现。猎鹰举目四望,惊虹闪电、一派搏击八宇的霸气,尊贵顿现。无边苍穹,玉龙飞雪,虎跃金沙。那才是苍鹰翱翔的世界。

  千年的历史就在眼前,我突然想“左牵黄,右擎苍”,“弄风骄马跑空立,趁兔苍鹰掠地飞”的场景我为什么不来一回!(李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