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克的故事

来源:丽江日报 日期:2017-07-14 05:51:00 【字体: 视力保护色:

  (树发生)1920年,洛克受美国农业部的派遣,去泰国、缅甸、印度搜寻大风子树种。1922年3月,洛克辗转来到中国云南,寻找抗枯萎的栗子树,进行考察植物的探险活动。同时洛克受聘于美国《国家地理》杂志,得到了美国农业部、美国地理学会的资助。所以,他在丽江的经费十分充裕,他请翻译、请保镖、请厨师,每次外出调查,都是浩浩荡荡的考察队,每到一个他感兴趣的山谷和村庄,他就可以住下来,进行详细的拍摄、记录、采集标本。

  洛克以玉龙雪山下的雪崧村为大本营,四面出击,常年游荡在滇川藏三角地带的山川河流之间,乐此不疲。在漫长的孤独的探险生涯中,写日记成了他排遣寂寞的一种方式,洛克这样记载他的马帮之旅,“晚饭过后,有许多事情要做。记日记,曝光的胶片要包装好并在一个小小的暗袋中换上新的胶片,采集的植物要上标签,当最终在营地的小行军床上舒展一下筋骨时,非正式的好坏事接着而来。光着脚的赶马的男孩说一匹骡子不见了,另一个人被开水烫伤中,第三个人发烧或头疼。”劳累的洛克,面对这些不厌其烦,为什么?因为他是这个小小部落的酋长,是这个流动臣民的土司,是这伙行旅的首领。等一切的烦恼都沉寂下去,他的面前是乌黑的山影,微弱的篝火,马的响鼻,赶马人的鼾声,铜铃的游荡,还有山间的月牙,他崇尚这种生活。后来,诗人埃兹拉·庞德读了《中国西南古纳西王国》之后,凭着诗人敏锐的触角捕捉到了洛克的生活,他用诗句表达了当时他想象的情景,“蒙蒙细雨,漂荡于河流,冰冷的云层闪烁着火光。黎明的霞光中大雨倾泻,木楞房顶下灯笼摇晃。”我们不能不佩服诗人的感悟,庞德没来过中国,也未到过丽江,丽江的山水和纳西族宗教礼仪频频出现在他的巨著《比萨诗章》最后 17章里。“流淌江水的石鼓旁,密藏着两件传世宝……”“环水泱泱,石榴满枝,不见稻田稻花香,天高气爽好丽江。”“当牡鹿喝足清清的山泉,羊儿也装满龙胆草的嫩芽回来。”“雄踞丽江的是青翠映衬皓白的雪山,洛克的世界为我们挽住了多少记忆,留下的足迹犹如漂浮彩云。”他能如此准确把握丽江,丽江成了庞德天堂中的一种意象。

  1928年6月,洛克一行带着36匹骡子和马,还有21个随从,从丽江出发,离开木里,走进稻城亚丁境内,呆了十几天。对境内的 3座雪峰进行了描述,“夜幕降临了,我坐在帐篷前面,面对着藏民们称为夏诺多吉的巨大的山恋。此时云己散去了,雷神的光彩呈现在眼前,那是一座削去了尖顶的金字塔形的山峰,它的两翼伸展着宽阔的山脊,像一只巨型蝙蝠的翅膀……”“仙乃日峰这座外形象是一个巨大宝座,好像是供活佛坐在上面沉思用的,它真像是藏族神话中天神的椅子…… ”“在我面前的晴朗天空衬托下面,耸立着举世无双的央迈勇雪峰,它是我见过的最美的雪山。”

  洛克先后收集了6万多种植物标本,1600余件鸟类标本和60余件哺乳动物标本,在《国家地理》杂志上发表了许多他涉足过的滇川藏的精美图片和地图,撰写了一批引起轰动的人文地理考察文章。尤其是对亚丁3座雪山的探险经历,看到的奇幻境界,可能对詹姆斯·希尔顿会有启发和影响,为创作《消失的地平线》提供了难得的素材和蓝本。以至在世界范围内掀起了寻找香格里拉的热潮。这是巧合还是有意,至今仍然是个谜。

  洛克在丽江无意中被几个东巴吸引,利用考察的间隙,转入纳西族语言文化的深层次发掘和研究。1935年至1945年的10年间,先后完成了《中国西南古纳西王国》《纳西族的文化与生活》和《纳西语——英语百科词典》书稿。而作为学者的洛克面对东巴经著名的祭风仪式,就是祭祀殉情而死的人时,他这样写道:“在赫拉里科仪式期间,有两种经典在许多人中吟唱。在这个仪式上,一个已自杀的生命化作了最艳丽的玫瑰。他们被告知,死后他们停在青春并与相爱的人永远在一起,他们飞翔在爱的乐园,他们与风一道飞翔,不会再有死亡,也不会再生,但是生命在永恒不变的青春幸福中长存。”“这些殉情者死后变成风中的精灵,使人不禁想起但丁笔下的‘保罗和弗郎西斯卡’,他们的幽灵也轻轻地在随风飘荡,更让人想起那些《神曲》之《地狱篇》的痴迷读者,一边读着中世纪骑士们罗曼蒂克的传奇故事,一边就会坠入情网。”洛克冷静而精辟地注释了纳西族的殉情文化。

  1944年,洛克被召回,由于洛克对中国西南的地理状况了如指掌,美军要求他帮忙,到华盛顿参与绘制“驼峰航线”的地图,他乘飞机返华盛顿。他们许诺随后用船将他在丽江的学术资料运来。途中,一枚日本鱼雷击中了装载洛克所有家当的军舰,沿阿拉伯湾顺流漂去的军舰残骸中就有他的关于宗教仪式的译文和两卷《纳西语——英语百科词典》手稿及大量的东巴文典籍。他的心血全成了战争的牺牲品。洛克得到消息时,几乎崩溃了。

  1946年9月,在哈佛大学的支持下,洛克又回到丽江,重新聘请东巴,帮助他搜集整理失去的手稿。

  1949年8月,丽江的局势发生了变化,洛克乘一架美国驻昆明领事馆派来的飞机极不情愿、依依不舍地离开丽江。

  1962年12月5日,洛克终于在夏威夷走完他孤独的人生之旅。直到临终前,丽江成了洛克在地球上惟一能唤起他思念之情的地方。他深情地回忆道,那逝去的一幕幕重现眼前,那么多美丽绝伦的自然景观,那么多不可思议的奇妙森林和鲜花,那些友好的部落,那些风雨爬涉的年月和那些伴随我走过漫漫旅途、结下深厚友谊的纳西朋友,都将永远铭记在我一生最幸福的回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