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东巴文化遗产

来源:丽江日报 日期:2017-06-27 12:03:00 【字体: 视力保护色:

  (白庚胜)20世纪上半叶,当人们困扰于工业文明带来的严重环境污染、生态失衡、物欲横流、道德堕落、社会失序之际,一个叫詹姆斯的英国作家曾以一部《消失的地平线》向世界报道了一个叫“香格里拉”的极乐圣地。

  “香格里拉”在哪里?经过各国学者的长期探检,最终发现与之最具对应性的竟是丽江纳西族地区。作为曾经“逐水草而居”的游牧民族,纳西族先民“摩挲人”一定是按着某种自然观、生命观、审美观去选择自己的生存空间与生命环境的。除了拥有优美的自然环境,纳西族还拥有大量独特精美的文化艺术,如金沙江岩画、丽江人遗址、丽江古城、宝山石头城、东巴文化、束河古镇、母系文化、阿注婚姻、丽江古乐等等。

  纳西族具有极大的文化包容性,曾大量吸收藏传佛教以丰富自己的精神信仰体系,而且还从元代起就大量吸收中原文化,使道教、儒家思想在纳西族地区的传播日益广泛与深入,以致产生了大量的汉文化精英及其文化遗产,如木氏六公、白沙壁画、丽江古乐、十三大寺等便是这方面的经典。

  正是依仗着这样的文化与精神支撑,纳西族长期坚守自己的民族性,又在汉藏文化之间游刃有余,应对自如,不但控川滇藏交通贸易之咽喉,而且引汉藏白文化宗教共融合,构筑起独特的文明大厦,确保了生存权,赢得了发展权,形成一种自信、豪迈而又开放、包容的文化心态,塑造了一种亲和、多元、进取的民族精神。

  当然,这取决于这个民族的特殊结构、精神、特色以及其文化观、社会观、价值观。而这些自然、生态、环境观及社会、文化、价值观的全部秘密,就存在于纳西族古老的东巴文化之中。

  东巴文化是纳西族宗教东巴教中所保存的文化,其中有东巴文、东巴经、东巴文学艺术、东巴仪式等。其中,东巴文被誉为“世界上惟一还活着的象形文字”,共有1400多个单字;东巴经典目前计有120多种、3000多册,保存于中国大陆、台湾与美、英、法、德等1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图书馆、博物馆;东巴舞计有50多种,其舞谱比西班牙舞蹈谱还早诞生数百年;东巴画谱亦被称为全球惟一用象形文绘制的画典,其中的《神路图》堪称直幅长画之最。另外,它所保留下来的神话、史诗、医典、历法、卜术都弥足珍贵,具有很高的价值与意义。

  仅就自然、生态、环境观而言,东巴文化有一部著名的作品《金翅大鹏》称人类与自然神“署”是一对同父异母兄弟。在分家别业之际,人类获得社会空间、土地、田产,而“署”分到自然空间、山峦、江河。那时兄弟友好相处,互不侵犯。谁知其后人类数量膨胀、能力增强,便不断开拓土地、狩猎野兽、砍伐森林,造成对“署”的利益的侵犯,“署”也就毫不客气进行反击:降洪水冲毁人类的村庄,施虫灾破坏人类的田园,使兄弟间的关系处于极其紧张的状态。

  在此情况下,天上的神祗丁巴什罗进行调解:人类不可无度破坏自然,而应尊重山岳、江河、森林、动植物的存在,“署”有权确保大自然不受破坏,但应该允许其适当放牧、狩猎、采伐、开垦。最终,人与“署”重归于好,保证了互相间的共存、共生、共荣。

  就社会、文化、价值观而言,东巴经典《崇般图》(《创世纪》)告诉我们,纳西、藏、白 3民族为一母所生,情同手足,不能以民族的区别阻绝互相间的友好往来;《鲁般鲁饶》(《牧男牧女迁徙记》)歌颂自由、爱情,强调除了物质性的现实生活,人更应该追求精神性的理想信念……这些,无疑造就了纳西族重视民族友善、社会和谐、富于幻想、英勇不屈、乐观通达的民族特征与文化气质。

  纳西族的古代文化除部分仍以口头的与物质方式残存于纳西族民俗生活中,其绝大部分完整地记录于东巴经典之中,使东巴文化的确成为“ 纳西族古代文化的百科全书”,其大量的生产知识与生活经验、思想成果与生存智慧足以供全人类共享,使之在新的历史条件下老树新花,给当代社会以有益的启示。

  东巴文化本来就具有国际意义:它的主体纳西族作为羌人后裔,其原点可追溯至7000年前就活动于两河流域的北斯泰人;其宗教母本本教显然与起源于古伊朗的祆教(又称拜火教、索罗亚斯德教)密不可分,且带有明显的萨满教特点;其后加以吸收的佛教文化因素更与印度、尼泊尔文明息息相通。

  东巴经典的收集、汉译工作已经初见成效,东巴文化的研究机构早在30年前就已经成立;东巴文化展示机构亦以博物馆的形式出现在丽江市;东巴文化保护传承基地如雨后春笋出现在滇川藏交界地区的各个纳西族乡村;东巴文化传承人正在得到系统的培养;以东巴文化为主要内容的纳西文化研究专家学者遍布五湖四海。

  目前,由笔者组织出版的“纳西学丛书”“纳西学博士论文丛书”“国际纳西学名著译丛”正在为方兴未艾中的东巴文化研究作最新的成果展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