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龙第三国

来源:丽江日报 日期:2017-06-27 12:02:00 【字体: 视力保护色:

  (姚世伟)纳西族三大英雄史诗之一《鲁般鲁饶》浓墨重彩地描述了这一个爱情和青春生命的理想乐土,这一乐土在民间殉情调《游悲》中称为“巫鲁游翠郭”,意为“雪山上殉情者之地”,光绪年间《续云南通志》一书最早记载有殉情习俗,书中曰:“滚岩之俗多出丽江府属的夷民,原因:未婚男女,野合有素,情隆胶膝,伉俪无缘,分秧难已,即私盟合葬,各新冠服,登悬崖之巅,尽日唱酬,饱餐酒已,则雍容就死,携手结襟,同滚岩下,至粉身碎骨,肝脏涂地,固所愿也。”

  丽江是被称之为“世界殉情之都”,亚洲“殉情王国”。盛行恋爱自由,婚姻不自由,由于热恋的双方不能终成眷属,而理想中的灵域净土 ―巫鲁游翠郭不断在向他们召唤。开美九命金与朱古羽勒排这一对殉情爱神骑红虎白鹿,率百兽千禽、风中弄弦、云里作歌,不停地呼唤着人世上悲苦难脱的有情人。撒一次种啊!可吃一辈子;裁一身衣啊!可穿一辈子;昨晚下小驹,今早成骏马;昨晚下羊羔,早上成壮羊;母牛出奶水,奶水像泉淌;山坡上梨园,白米吃不完;水槽里淌酒,醇酒喝不完……

  多少年来,无以数计殉情的青年男女千寻百觅,想去往这一个“那里没有蚊子,那里没有苍蝇”……没有痛苦和忧愁,可以彻底摆脱人世的恶浊苦难的理想乐土,无数纳西情侣走上这“魂路”之前的殉情不是简单地一死了之,这是一个充满浪漫悲壮色彩和凝重严肃气氛的礼仪过程。

  情侣决定殉情后,便秘密商量,决定殉情日期,然后暗地里着手准备,想方设法攒钱,买必需的东西,女子按古规送男子一绺头发,作为信物。男子一般带口弦、笛子、大刀等。殉情者尽己所能准备最好的衣物用具,在去殉情时浓妆盛服,俨然去一个神圣的地方做客,殉情者认为只有穿得漂亮,爱神才会高兴地迎接他们。传说:殉情双方到了“游翠郭”,在大黑石头上刻下自己的名字,男左女右表示从此成为这个理想王国的成员。长歌漫舞,互诉衷肠,谴绻之情,难舍难分,在生命的最后一刻难以割舍挂念父母的骨肉之情,一想他们相思无期,结合无望的前程,又强忍这种难分难舍之情,毅然走向死亡之路,含笑赴死。死后,两家亲属一般为他们举行“大祭风”仪式,请东巴祭司举行超度仪式帮助死者走上去往这爱情都灵的“魂路”。

  纳西族青年敢于为爱而死,这简直是爱情之绝唱。丽江东巴万神园旅游景区爱神缘里雕有两尊爱神,如果有相爱的情侣,不妨到那里祭拜一下,站在纳西族情山脚下山盟海誓。为爱献身的精神和坚贞不屈的品格,恰是当今社会恋爱婚姻多变所缺乏的宝贵财富。祭拜爱神,让爱神祝福你们,保佑你们白头偕老,相爱到永远,让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

  纳西族的殉情悲剧,曾经震撼了多少人的心,人们为此感叹唏嘘,为那些以年轻的生命殉了爱情理想的男女青年们洒一掬同情之泪。有的人甚至发出纳西族是个“悲剧的民族”的感叹。那么,是受什么影响使很多纳西族男女青年毅然含笑赴死地去往这爱情的乐土?为什么有时是三四对一起去殉情?

  从抒情爱情长诗《游悲》所叙述的内容来看它产生于封建社会。历史上的爱情悲剧的种子从奴隶社会就开始孕育了,妇女往往成了掠夺婚姻和买卖婚姻的牺牲品。青年男女的婚姻受着家长制、包办制和封建礼教的束缚和压迫,并无自由可言。正如恩格斯指出的:“在整个古代 ,婚姻的缔结都是父母包办。”于是酿成了殉情悲剧。作品就是以这一悲剧结局对不合理的婚姻制度和封建礼教进行了血泪的控诉和鞭挞。纳西族男女青年在劳作之中或在劳作之余,他们相互认识 ,相互爱慕,所以很多青年男女在平时的交往中建立了诚挚的爱情,便由此表达自己心中的爱。恋爱虽然是美好的、幸福的,但恋爱往往不能使“有情人终成眷属”。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娶嫁之事完全由父母或媒人操控 ,容不得子女的自主。这种包办婚姻对于人性是一种残酷的暴虐行为,它使许多在自由恋爱中已建立的真挚感情不能实现自己的爱情理想,不知拆散了多少情投意合的情侣。许多青年因不能承受这种残酷地包办婚姻 ,但又因个人的渺小无法与强大的封建势力、思想所抗衡或改变,于是只能以死抗争,用自己年轻的生命来殉爱情的理想,以示对封建婚姻制度的反抗,以示对神圣的爱情的忠贞不渝和死后结为伉俪的强烈愿望。

  由于处在封建社会,纳西族生活条件低下,生产力发展落后,生产方式为刀耕火种,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如果收成不好,往往衣不蔽体、食不饱腹。加之统治阶级穷兵黩武,连年战争,弄得民不聊生。尤其是在国民党统治时期,在大量征粮征物的同时,实行三丁抽一、五丁抽二的兵役制,使广大纳西族人民的生活带来了极大的痛苦。这样使很多青年男女生活处在水深火热之中,如果相爱的青年男女聆听了纳西民间歌手用“骨泣”调唱的《游悲》后,更是深感那是一个令人向往的乐土,便促成很多青年男女割舍父母之恩、痛别亲人毅然走上殉情之路。

  纳西族《鲁般鲁饶》作品中塑造了一个美丽、善良、纯洁、忠贞的纳西族妇女悲剧形象——开美九命金。一个勤劳勇敢、对爱痴情但又不敢违抗父母之命、优柔寡断的——朱古羽勒排。作品反映了纳西族青年感情的真挚纯朴、对爱情忠贞不渝。他们的情感是这样真挚纯朴、他们的心灵是这样的洁白无瑕、他们的情操又是这样坚贞不屈、爱情在他们的心中是那样的崇高圣洁。他们敢于为爱而献身的精神是现在许多有情的青年男女能够终成眷属的奠基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