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的味道

来源:丽江日报 日期:2018-06-05 09:53:00 【字体: 视力保护色:

  我不经意间走进了“土豆嫂吃货坊”,和久违的冰粉凉宵不期而遇,一种“妈妈的味道”又翻开了我童年最美好的记忆。

  我那无忧无虑的童年,是在丽江古城中度过的。童年记忆中的古城,美丽如一幅经典的画卷,依然珍藏在我的脑海里。那波光粼粼的小河,掩映在依依杨柳下;那无忧无虑的鱼儿,畅游在清澈见底的小河里。河水如古城的血液贯穿在大街小巷中,让古城有了朝气蓬勃的生命力;光滑洁净的五花石板路,烙刻着童年快乐的印迹。我们追逐、嬉笑、打闹在古城的每一条大街小巷里,我们的欢歌笑语,像清脆悦耳的马帮铃声,洒满了古城的每一个角落。

  我家有四姊妹,三男一女。我在家排行老三,也就是人们常说的“三妖怪”。因为家里都是男孩,我从小就在男孩堆里长大,所以我也就变成了“野小子”。那时的我们,把做作业和复习功课都看作是“副业”,玩耍、到处撒野才是我们真正的“主业”。因此,逍遥自在的快乐陪伴了我整个童年。

  在我的记忆深处,最难忘的便是玩得满头大汗回到家时,妈妈端给我的那一碗清爽可口的冰粉凉宵。每次,妈妈都会边给我擦拭额头上的汗水,边疼爱地训斥着我:“看你满头大汗的,没有个女孩的样子,整天像个野小子到处乱跑。”然后,妈妈喜欢守在我旁边,看着我津津有味地把冰粉凉宵喝得稀里哗啦响。冰粉凉宵是妈妈自己亲手熬制的,冷冷的凉开水,酸甜可口的乌梅红糖水,醇香浓郁的玫瑰糖,满口留香的芝麻和橘子皮粉;玩累了,喝上这样一碗冰粉凉宵真是一种味觉的盛宴。妈妈的那一种舔犊之情,深深地温润着我健康成长。所以,我对冰粉凉宵有着一份特殊的情怀。

  冰粉凉宵是我们纳西族的一种传统美食,熬制冰粉凉是一个非常繁琐漫长的过程。因为我们爱吃冰粉凉宵,所以妈妈每天都给我们做冰粉凉宵。熬制凉宵耗时费工,头天晚上妈妈就把米泡好,早晨早早来到木府旁一家磨坊里,把泡好的米磨成米浆,然后到晚上便开始熬制凉宵。熬凉宵要有足够的耐心,火候必须掌握得恰到好处,把米浆倒在锅里不停地搅拌。每晚,妈妈熬制凉宵的时候,我总喜欢守在旁边,帮忙妈妈凑凑火,把头依在妈妈的膝盖上,边看妈妈熬凉宵,边听妈妈讲有趣的往事,这是一种沁人心脾的温暖和一种简单甜蜜的幸福。熬好凉宵后,把事先准备好的凉开水倒进不沾油的菜盆里,然后把米浆一勺一勺地倒进漏勺里,接在凉开水盆里。顿时,稠稠的米浆就像变魔术一样,顷刻之间变成了许多可爱的小蝌蚪。做好凉宵后,妈妈把事先准备好的第二盆凉开水再次倒进干净的菜盆里,然后拿出冰粉籽,放进一个妈妈用白纱布亲手缝制的袋子里,在凉开水盆里搓揉。不一会儿,清水变浑浊,渐渐的,越来越黏稠,清亮透明如水晶一般的冰粉就算完工了。每当这时,我总喜欢舔舔嘴皮、咽咽口水,抱着美好的期望进入梦乡,那是一种不可言喻的童趣,也是我童年最美好的记忆。

  伴随着妈妈浓浓的爱意,我从一个调皮的小女孩变成了母亲。我长大了,妈妈却老了。我不会熬制口齿生香的冰粉凉宵给妈妈吃,于是我从集市上买回冰粉凉宵,妈妈吃了两口就放下勺子不再吃了。我问妈妈是不是不好吃,妈妈摇摇头,笑容满面地对我说:“好吃,闺女买的能不好吃吗?只是妈妈人老了,凉的吃不了太多。”看着剩下的冰粉凉宵,我忍不住喝了两口,终于发现妈妈不吃的缘故——那冰粉没有妈妈做的溜滑和可口,凉宵也没有糯感和弹性,再加上放有水果糖精,嘴里一股怪怪的甜味儿。直到此时,我才知道,再也吃不到童年的味道了!

  想给妈妈再次吃到原来那样的冰粉凉宵,是我的一个心愿。一个偶然的机会,我走进了“土豆嫂吃货坊”,发现里面有冰粉凉宵。抱着试一试的态度,我点了一碗。吃了一口,我顿时觉得又吃到了童年的味道,儿时的美好记忆也随之油然而生。激动之余,我怀着一种特别的情结和“土豆嫂”聊开了。土豆嫂是一个像妈妈一样的女人,有着丰腴的脸庞,脸上总绽放着花一样的笑容,显得特别和蔼可亲。聊到“冰粉凉宵”的时候,她特别能谈,告诉我整个“冰粉凉宵”的制作过程。看得出,她依然沿袭了咱们纳西族最传统的纯手工熬制。我问她为什么还使用如此麻烦的土办法费时耗工,她笑眯眯地对我说:“虽然我是汉族,但我对纳西族的传统饮食文化特别感兴趣。我经常利用闲暇之余去拜访那些制作纳西族传统饮食的老人,向她们学习取经。我认为纳西族的许多传统饮食是一种民族文化瑰宝,只有沿用传统制作的土方法,才能更好的把这样的传统饮食文化传承下来。我不在乎麻不麻烦,只要我用心做的传统饮食能得到大家的认可和喜欢,这对我来说就是莫大的享受。”听着她朴实的言语,看着她满足的神情,我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动。

  同时,我决定带妈妈来土豆嫂这儿品尝品尝久违的用传统手工制作的冰粉凉宵。

  在一个风和日丽的休息天,我带着妈妈来到 “土豆嫂吃货坊”的小店里吃冰粉凉宵。刚开始时,妈妈不愿吃。在我的百般劝说下,妈妈终于轻轻地尝了一口。霎时,惊讶的表情遍布了妈妈刻满岁月痕迹的脸庞。“好久没吃到这么好吃的冰粉凉宵了!”妈妈情不自禁地自言自语着。看着妈妈有滋有味地吃完了这碗充满浓情蜜意的冰粉凉宵,我心里美滋滋的……(杨映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