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中束河

来源:丽江日报 日期:2018-04-26 09:54:00 【字体: 视力保护色:

  到达束河时,天空正下着绵绵的细雨。天灰蒙蒙的,雨中的束河古镇,如一个安详的纳西妇女,默默地伫立在雨中,低着头不说话。

  四方听音广场空荡荡的,没了往日喧嚣的人群。热闹的歌舞表演、篝火狂欢,那都是属于晴天和夜晚的节目,雨天的戏台显得有些寂廖。

  古老的亭子、林林总总的商铺及那古色古香的客栈,飞的檐,翘的角,青瓦土墙,弯弯的石桥,全都在细雨中静默。雨中的束河古镇,迷蒙得好似海市蜃楼一般。

  几匹枣红色的马被拴在广场边的柳树上,背上披着塑料布,可那薄薄的短短的塑料,充其量也只遮挡住它们的一半身子,裸露在外的头、尾及后半身被淋得湿漉漉的——它们究竟冷不冷,我不得而知。只见它们一直低着头,眼神忧伤又带着点默默忍受的委屈味道。拉着马车的男子,慵懒地躺在车里打着盹。那匹白色的小马,眼睛忽闪忽地转着,四处张望,似乎在沉思着怎么挣脱那绳子,找个地方躲躲雨。然而,主人可管不了它那小小的心思。

  光滑的石板路,被雨水冲刷得亮堂堂的,幽幽地泛着青光。古镇里有很多描绘茶马古道的铜塑像:提着盆子、抡着铁锤的铁匠,拉着二胡的纳西老人,挎着长刀、戴着帽子的纳西青年男子,赶着马帮运送茶叶的马锅头,弯着身子、用撮箕捞水中树叶的纳西老妇人……全都被细雨淋得湿漉漉的。留着长长的头发的白胡子老画家,神情专注地在用指甲蘸着彩墨画画。艺术,在雨中的画廊里,得到了淋漓尽致的表现。

  雨中的世界,是美丽的世界。那么多的伞,黑的,红的,蓝色,紫的,花的,如一朵朵会走的蘑菇,由远而近,悄然飘过。伞下的世界,是一个充满温情的世界。一对对相互依偎着的情侣从雨里走过,他们或大声地肆意地笑着,张扬着他们的幸福和甜蜜;或窃窃私语,显出无尽的浓情蜜意。他们手中共同撑起的那把伞,撑起了他们世界里的万里晴空。也有个别神情落寞的男女,打着伞,在雨中慢慢地行走。或许,他们是在追忆不可重来的美丽往昔,凭吊一段已经逝去的爱情;或许,他们是在期待着一场美丽浪漫的雨中邂逅。

  银铺里的银匠,在叮叮当当地敲打着手中闪闪发亮的银子,一件件精美的工艺品就在滴着雨水的屋檐下诞生。 此时,最热闹的要数古镇里的那些富有小资情调的酒吧。灯光朦胧,光线柔和,雅致的屋子,内有充满古典气息的藤椅,木桌、桌上清一色地摆放着土陶制的罐,其中插着新鲜的菊花、非洲菊、勿忘我、百合花、玫瑰花。游人慵懒地依靠在雅座上,或喝一杯卡布奇诺咖啡,或用高脚杯喝着红酒。空气中弥漫着鲜花的芬芳,美丽的女歌手,帅气的男艺人,在深情地现场演唱着缠绵情歌。手握一杯暖暖的咖啡,透过屋檐上倾泻而下的雨帘,望望外面的那灰色的天,青色的瓦,木头制的房子,青的垂柳,红的伞……别是一番滋味。

  躯干弯曲的古树,弓着身子直伸到水里;木板做的铁索桥,横架在湍急而混浊的小河上,人走上去,晃晃悠悠地荡着,好似荡秋千一般。红色的、黄色的火棘果,还有鲜艳的海棠果,坠满了枝头。它们头顶闪闪的雨珠,在河边的草地上随风招摇,勾起了我对童年那许多关于馋嘴小孩摘吃野果的酸酸甜甜的青涩回忆。

  深深的巷子,尽头是一块块绿油油的菜地。竹篱笆内种着的,岂止是菜哦,还有那五色的格桑、金色的向日葵花。

  一条长长的、窄窄的水沟从酒吧门外缓缓流过。沟里各种颜色的鱼儿游得正欢,长长的绿色的水草,好似少女柔柔的长发在温柔的水波里轻轻地摆动着、飘荡着。粉红的天竺葵,安安静静地站在水边不说话。一只黄色的哈巴狗,站在一个砌着土墙的老房子的木门外,向远处张望着,张望着……

  九鼎龙潭的水清得可以看见底部的软泥和水草,鱼儿们都不知道跑哪儿去了。兴许是惧怕刚才那一阵急急的雨,所以藏到水草下面躲雨去了。雨后的水面好似一个天然的大镜子,明晃晃的,灰的天,绿的柳,全都倒映在水中,好似一副天然的画卷。

  雨中的束河,是一首古老的爱情诗,美丽,含蓄,委婉,意味深长,欲说还休。

  一酒吧门口的黑板上赫然写着:“发呆,晒太阳,读书,上网,聊天,交友。”我看后,不禁哑然失笑。在丽江,能做的岂止这些呢?假若我是店主,我会加上:“听风,听雨,谈恋爱。”

  雨还在淅淅沥沥地下个不停。雨一直下,一直下,我的心却一点也不孤单。

  走过那弯弯曲曲的巷子,在雨中,在束河,在那开满向日葵花的园子外,我遇见了一个有着一脸阳光般灿烂笑容的英俊后生。他接过我手中的伞,微笑着对我说到:“我替你打伞,我们一起去古城数石板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