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洲,边屯文化富集之地

来源:丽江日报 日期:2017-06-27 11:49:00 【字体: 视力保护色:

  

  中洲是永胜三川镇的一个村,位于三川盆地中部。其村委会驻中洲街,海拔1570米,辖上街村、中街村、下街村、袁官村(含沙家坪)4个村民小组,村中有街市,寅、午、戍日集。现有600余户,共3602人,国土面积为6.88平方公里,耕地面积为3072亩,多为水田,极少才是旱地。中洲在三川坝乃至整个永胜皆称耕读传家之典范,家家有余粮,户户有学子。中洲是内地文化与边地文化融合的前沿地带,是边屯文化富集地。

  “中洲”一名及多处田块之名,直接与“屯边”文化关联着。1396年,即明朝洪武二十九年,北胜州设澜沧卫,置屯,并施行“寓兵于农”,以“十百户伍”屯田于此,因其地处三川盆地之中部,在东面及北面又有沼泽千余亩,此处又是高出的一块沙洲,故名中洲。其所屯之田,随后也以“十百户伍”命名。至今仍保留其原名称谓的田块有:高选伍、周甫伍、段锦伍、谭相伍、邵勇伍、汤诏伍、瞿斗伍、王三锡伍、李时伍等。“寓兵于农”的中洲逐渐形成了4村1街,其中杨官村与龙马街的街上村、街中村、街下村连成的街道3村分离,单独自成一村,便以“十百户伍”中的“杨资全伍”命名,即杨官。杨官被今人称之为“袁官”,是将“杨”转音为“袁”,而叫成了袁官。

  “中洲”一名之称谓,直叫到清朝康熙二十五年。康熙二十六年(1687)取消澜沧卫屯伍制,所屯田亩划归州府管理,中洲被划入梁官约,后为中洲约。到了民国,“中洲”一名又才恢复,一直沿用至今。

  “龙马街”的形成,便是中洲“向为三川政治、经济、文化中心” 的体现。随着军屯、民屯、商屯人口的增多,其住房就沿“沙洲”的地势由低向高修建。在修建的延长线上,注重预留车、马、人的行道。地宽敞之处,建房就多,地较窄之处,建房就少。逐渐由北向南,为不与杨资全伍的“屯村”发生“摩擦”而折转向东、东南建房。经年累月之后,中洲(除杨官)的街上村、街中村和街下村连成一体,酷似一匹腾飞的骏马,4条腿对西方,背朝东,脖对东,头对东南。而“杨官村”居马头之下,又酷似装草料的马槽,使龙马有食而无忧。

  为便利屯田军民就地摆摊以易物,后形成了“中洲市”,且订寅、午、戍 之日赶集。至此,三川人赶集就不必非得翻山越岭到“府中市”去了。久而久之,三川人把中洲街称之龙马街。明末遗老、云南名人刘彬有诗云:坡下皆平地,平川一掌开。山形环幕拥,村落错星排。市自中洲集,水从东涧来。美哉真沃壤,搔首自徘徊。

  中洲街长约一市里,其路面,明初是土路,“干天尘飞扬,雨天路泥泞”。直到清初才用青岗石块铺成,从真正意义上解决了行路难的问题。几百年人踩、马踏、车轮磨,石头表面被磨得油光水滑。雨水天,人、马在街道上行走,常有滑倒的事例发生。故有后人调侃,说“中洲街的滑石板——难踩”。后被外村人引义:嫁女嫁中洲,是否能踩稳“滑石板”(意思是指新媳妇在婆家说话、做事要谨慎。若不谨言慎行,难免会惹恼婆婆这块“滑石板”)。

  1966年,滑石板(实为人能背、马能驮之石块)不利人走、车行,被村民们全部挖起,再用石锤打成小块,铺成了中间高,两边低,形如“鱼脊背”的塘石路,到了2000年以后,才改铺成水泥路。

  街道上七星井的开挖及寺庙的修建,无不彰显内地文化之源已深入了夷民之脉。洪武二十八年之后,中洲除军屯外,不断有民屯商屯。人口的增加使对水的需求量也增加。于是,在龙马街上依人口数量多少及房屋防火用水量来分段、定点打井。由于中洲是沙洲,地表水比较充沛,故在龙马街上定了打7口井。分布为:马颈中部1口,马颈后1口,马前胸1口,马腹部3口,马后腿1口。水井打好后,井口上的井栏全都采用4块石板(青砂石、黄砂石,厚约10厘米,长、宽各约100厘米)以榫卯的方式对接,立于井口后再用石灰膏(石灰浆、山草屑按比例混合)在榫卯处、井栏与井口吻口处粘合。

  把7口井在图纸上用虚线连接后,竟然是一个阿拉伯数字的“7”,故叫“7型井”。村中老人终觉不妥,便用北斗七星来更正,至此,“7型井”便叫“七星井”了,又分别以井所处位置及井在什么姓氏人家门前,便在“井”字前冠以这家的姓氏。从马颈到马后腿顺序为:王家井(四方井)、邓家井、三官寺井(在中洲小学内)、翟家井、乔家井(也称朱家井)、刘家井(大榕树井)、夏家井(柏家井)。

  水是生命之源。随着社会的进步,交通的便利,农户在自己家里挖井的数量也随之增加。自1998年来,自来水进村入户,生活饮用水大多取用自来水了。对七星井而言,除邓家井、三官寺井被填埋外,另5口现还幸存,依然还有部分农户在其取水饮用。

  如何看待宗教和文化的关系是每一个民族在发展文化过程中必然会遇到的问题。明洪武二十九年,汉地佛教被“寓兵于农”的“十百户伍”带入中洲,与“夷部落”信奉的宗教融合,在随后的村落及街道建设中,有意识地修建了一些关于教化、祭祀的佛寺、佛庙,给中洲添上了一页佛教文化史。据《乾隆永北府志》卷之十五记载:在中洲,有三官寺(在街中部)、东岳庙(在三官殿后)、斗姆阁、三清寺(在街北)、福惠寺(在街南)。“文革”中,部分破“四旧”捣毁。余下者,或村中道路的改造被撤除,或改造成办公之所作了他用(如三官寺就改做了中洲小学校)。

  中洲边屯文化,既有永胜“近屯”和“远屯”文化之大同,又独具其地域特性。中洲人常说自己是“夷娘汉老子”的后裔。也有人说,自已的祖居地在湖南、江西等。中洲语与湖南语很接近,如中洲人骂小娃娃的“私伢子”一语,其中的“伢子”湖南话指“小孩”同。又如中洲女士称与己不沾亲带故之男士为“老表”,与江西人随口称谓他人为“老表”等同。

  当然,在屯边队伍中,也少不了近邻四川人。中洲口语中有一“话把子”,即把“我”字称之“爹”加在对白语之前,与四川人挂之嘴边的话把子——“老子”同出一辙。

  从口语看,中洲屯边文化极富地域性。(1)关于“小”的别称,中洲人常说是“细”“嫩”。小孩叫“细娃娃”,婴儿叫“嫩娃”。对幼小的畜禽,统称“崽或仔”,如小鸡叫“鸡仔仔”、小猪叫“猪崽崽”等。对长得比较瘦弱的禾苗,称“勒根根的”“细巴巴的”“细秧秧的”。(2)表示“小巧”之义,中洲人常把许许多多的单音名词重叠,再在重叠后加一个“子”字,就表示出了“小巧”的意思来了。如:棍棍子、盒盒子、盘盘子、车车子、钵钵子等。对于单音名词重叠,也可以不在重叠后加“子”,同样表示“小巧”之义。如:盖盖、边边、角角、筛筛、簸簸等。还有,量词、动词、形容词重叠构成名词,依然表示“小巧”。如:足足(塞子)、缺缺(缺口)、片片(尿布)等。(3)他乡人不易明白的口语。如吃东西叫“噇脖子”,不理睬叫“莫耳食”,过一会儿叫“隔一稍”,过一阵叫“迈歇”,连夜叫“漏夜”等。(4)难以说个明白的口语。如“鹅大的石头干了鹅大的洞。” 中洲人把鹅卵石称“牛子”,碗口大小的石块称“鹅包石”或“鹅子石”。“鹅大的石头”到底是多大?打了一个“鹅大的洞”,究竟洞又是多大呢?谁能说清?

  再说中洲的一些忌讳,极富地域性。点豆腐之时忌讳与其工作无关之人闯入,更忌讳财心重的人(爱财如命)闯入。厨房灶头上忌讳烹煮狗肉、猫肉、蛇肉,还忌讳女人用脚踩踏灶头、忌讳女人在灶前灶后啼哭、忌讳女人身体挂红(经期) 和“坐月子”(女人分娩2月内)下厨。忌讳女人在娘家坐月子。忌讳父在儿留“须”。忌讳死者之亲人49天内进入他户人家。

  中洲学子对于“读”的理解,远比他村更深一个层次。中洲学子们之“读”,不仅仅只是读书,还需读人,读社会,读人生追求、信仰与价值,方知“欲想做事,先学做人”。

  (1)一村一进士三举人,他们之“读”,读懂了怎样为民做事。清乾隆壬申科进士何现龙,出任山西屯留县知县。善诗,今留存永胜诗歌甚少,能找到的有7首,即《村中即景》《程海道中春行》《前题》《东圃群芳》《龙潭即景》《龙谭渔家》(2首)。

  乾隆二十五年,乡试举人朱昕,大挑一等,任至江西定南厅同知,赣州府、素州府知府。朱昕为官有操守且清白,知人善任,不欺善良。有不避权势的盛名和威望。朱昕善文善诗,曾偏纂《定南志》,有《诗稿》几卷,后被家人遗失。

  嘉庆十八年,王寿昌中举,后公车北上,到京都参加考试,没有中进士后,经过朋友劝解,便投身京城镇国公家教授子弟,回归乡里了之后出任寻甸州学正,一身追求4个字,即忠、义、廉、孝。他一生著述很多,在永北境内数第一。著作有《浅言》6卷、《大学实践全功述》《体验中得来语》《韵学珠玑》《四书类典》《古今珍奇志》《读物类相感志》《时文》2卷、《新词一百首》《金碧笺集》《题桥集》《灵秀小史》《杏花园传奇》《春雪新声》《小清华园诗谈》《唱和集》《松月延年室消寒杂兴》。值得一提的是,现在的诗学论著中,有70多处引用《小清华园诗谈》来评诗论诗。

  刘必苏,光绪三年为郡庠,光绪十五年以廪生中乡试第14名举人。光绪二十三年秋,赴北京会试,次年戊戌三月不第,在入挑场,考取一等,签分湖北试用知县。刘必苏回家后对地方公益事业极为热心,纂修《永北直隶厅志》,主讲壶山书院,兴修桥头河,治理板山河,泥河,沙河,坝箐河,修盟川大桥,劝植桑蜡,建义仓,购积谷等等,无不为首倡导,因累见成效,城市乡人皆称他是“贤能举子”。

  (2)革命烈士,他们的之“读”,读懂了平凡与伟大、热血与奉献。自1949年至1957年,中洲有谭伟才、李佩仙、杨栋才等10位烈士,他们为求永胜的解放及新生红色政权的巩固而甘洒热血。由此,让我们看到他们之“读”的不凡气度与精神。

  (3)当代学子,他们之“读”,读懂了群众利益无小事。自上世纪60年代初至今,中洲毕业于大、中专的学子们,在各自岗位上尽责尽职地工作着。据2016年统计,有正厅干部2人、副处到副厅干部40余人,科局级干部100余人,其他工作人员超百人。

  中洲在600余年的历史长河里中,既是一页边屯史,也是一页不断坚守与融合的文化发展史。(冷碧 永胜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