丽江烤太阳指南

来源:丽江日报 日期:2017-07-03 03:52:00 【字体: 视力保护色:

  

  一 、楔子

  第十八代东巴王子巡游某地,遇见某丽江人正躺着晒太阳的,这位东巴王子上前自我介绍:“我是王子。”这位丽江人依然躺着,也自报家门:“我是坞二尤。”王子肃然起敬,问:“我有什么可以为二尤先生效劳的吗?”坞二尤回答:“有的,就是——不要挡住我的阳光。”东巴王子事后感叹道:“如果我不是东巴王子,我就愿意做坞二尤。”

  这是一个流传久远的故事,不过,原来的故事主角是亚历山大大帝和哲学家第欧根尼。虽然我对故事做了改编,但坦率地讲,这个故事依然有瑕疵:丽江人通常叫做烤太阳,而非晒太阳。

  一个“烤”字,传神地表现了丽江人在高原毒辣的日照下辗转反侧、欲仙欲死、热不可当又坚韧不拔地坚守阳光的心路历程。

  二、 缘起

  我们是追逐太阳的民族,烤太阳是丽江人喜闻乐见的休闲方式,其原因正如非著名北漂赵大大同志曾反复指出的一样:丽江乃苦寒之地。

  其实,丽江先人很早就发现了这个冰冷的事实。于是,丽江人建房都坐北朝南,让日头在自家的东西围墙起落,他们还在传统民居中辟一块叫“厦子(漫展)”的区域,专作为烤太阳的场所。

  先人们既然把烤太阳的场所备好,我们也从未辜负先人的苦心。一代又一代丽江人,在整个冬天,在自家院子里,将躺椅从西搬到东,从厦子下搬到院子里,日复一日地,像夸父一样追逐着阳光,直至院子角落里的报春花开放,又熬到倒春寒了结,才肯罢休。

  这样年复一年,无数躺椅被睡垮拖烂,我们的皮肤从白皙变成古铜,从古铜变成锅底,仍痴心不改。一代又一代的丽江人就这样,面色黝黑而油亮地走过漫长的历史长河,他们苦心孤诣、口传心授,将先辈无数次验证的烤太阳心法代代相传。

  三、心法

  在阳光明媚的冬日,一个涉世未深的少年,贪恋阳光的温暖,将身体整个暴露在阳光底下。这副景象被一个老者看在眼里,他走上前,轻描淡写对年轻人说一句“不要烤头”,便转身翩然而去。年轻人不明就里,依然我行我素。不出一个时辰,年轻人便脑袋昏沉、鼻流清涕。年轻人正准备寻些药来吃,老者递上一瓶藿香正气水,又说了一句“不要烤头”,便又转身翩然离去。

  真理总是很简单,“不要烤头”便是烤太阳的第一要旨。

  烤太阳是一项需要精心把握动静尺度的活动。心不静,坐不下来,影响烤太阳的效果;心太静,又容易入睡。一入睡,就不能及时追随日照,一不留神就会被阳光抛弃,冰冷、孤独地在阴影中瑟缩着。这样一来,外感风寒便在所难免,免不了又要饮下几瓶藿香正气水。

  因此,如何在烤太阳中把握动静,就显得尤为重要。其实,只要善于观察、对比,我们就可以发现,老人们对烤太阳中的动静尺度把握之精当,实在是令人叹服。

  年轻人心性憨直,易堕入执着,做一事就一意孤行,烤太阳就只知一味烤晒,四仰八叉,烤了肚皮又翻面,脱了外衣又脱袜,直烤得一身懒骨、神疲乏力,这是未得“烤太阳指南”之精髓的表现。你再看老人们:烤太阳的同时,他们或随手拣菜,打扫庭院;或修剪贴脚海棠,为兰花换山基土……凡此种种,总之心闲手不闲,形散神不散,出入阴阳而不感风寒,动静结合而不散心神,既及时、足量摄取了热量,补充了维生素,又免于风寒、懒散之病。他们数十年如一日,在冬日的暖阳中出入自如,在庭院和厦子间随意挥洒,其烤太阳之手法实在高明。

  冬天动一动,少得一场病。烤太阳也是同理,“动”是烤太阳的第二要务。

  其实,不论动静如何结合,烤太阳终究是一项宜静的休闲活动。因此,如何在静虚澹淡之境把太阳烤了,才是烤太阳的终极目标。在这一点上,纳西老人为我们树立了典范。

  四、余响

  纳西人的烤太阳习惯,是现今古城随处可见的“晒太阳,听歌,发呆”的滥觞。很多丽江人对古城里的这些调调嗤之以鼻,但是我独认为,他们在骂游客小资的同时,为什么不反省一下自己为了追求肤浅的美白而把我大丽江烤太阳文化弃之若履、忘宗背祖的行径呢?!只可惜,像所有的旅游产品一样,游客亦只能浅尝辄止,不能一窥我博大精深的烤太阳文化之奥妙,惜乎哉!

  旅游是一把双刃剑,你既然让游客在古城里晒太阳、发呆,你就要让出烤太阳的位置。

  我有一个朋友,他家在古城里有一大宅院,起初他打死不把院子租出去,后来猝然听闻他竟然也拿了租金,将家迁到新城了。惊诧之下,连忙打听原由,他感叹说:“唉,现在古城里住不成了,院子里安安逸逸烤起太阳,经常有游客误打误撞闯将进来,问给能吃饭,给有住宿,偌大一个古城,竟放不安稳一张烤太阳的躺椅……”